韭妖妖

“那孩子的眼睛里藏着星辰大海!”

【云亮】情之所钟

小混蛋,看我专文写的贺文。 生日快乐。@[○・‘Д´・○]

荒南风北:

送给@韭妖妖 家专赵的短文,因为还在上学所以写的真的不长....专画因为在学校不能亲自送画和文,替他先补一份,隔空祝生日快乐啊!



是点梗,皮肤白执事和武陵仙君,一见钟情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赵云醒来的时候,连夜晚也已过了一半。而他身下躺着的小舟,早已载着他走过了武陵的桃源渡,到了一个无人涉足的地方。
说是无人涉足,其实仅仅只是因为这里太寂静。寻常时节,岸两侧此起彼伏的狗吠声早已惊起他了。但这儿却不然:一轮明月,满江流光,夹岸的桃林繁盛有如三月,微风一起,满树的桃花或飞落或摇曳,随着轻风渡过江门,亦或是发出沙沙的轻响声,就好似是一个与世隔绝的绝境有贬谪的仙人羽落而下,在这里休憩。
但这里毕竟没有谪仙。而赵云,也不是信神鬼的人。
他充其量仅仅只是一个“执事”而已。
但“执事”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,这里太像个被现代遗忘的桃源梦泽(它确实有着繁茂的桃林)。
但他也必须在这里。
因为刘备要他去关中找和他母亲一同滞留在关中的,唯一的独生子。
所以他在这里,不合时宜地乘着舟,坐在漫山的桃花间,向着日落的方向缓缓地驶去。
他也不得不像一个古人一般,为了防止被其他人发现而摆舟而行。
但在地图上,却从未见过这漫山遍野的桃花。

他正琢磨着这漫山遍野的桃花的来历,就有一个小小的白点儿,从他的身后窜了出来。

那是一朵桃花。

是谁的桃花?

赵云的,还是别人的?

它正在从空中轻轻地飘落下来。

他伸手,攥住了那朵桃花。

就在他伸手攥住那一片桃花的时刻,千万朵桃花仿佛是乘风而起,扑落落地一团团飞过他的身边。

但他最终攥住的,还是只有这一朵桃花。

赵云其实只是想攥起那片桃花,将它贴在唇尖,吹一口气,吹回到半空中的风里去。却没想到这口气还未吹出一半,原本拂来桃花的微风便在倏忽间转换了风向,自半空中卷起一片粉白。而那片粉白在夜色中,又渐渐幻化成了似人的模样。

“你是何方的来客?”

是江上清风徐来,明月的流光被卷成千万片破碎的波澜;是桃花初盛的一刹,张开的花瓣交叠,那一瞬明如火花。那些清朗的字音突如其来地出现,惊动了夜色长久的孤寂。而它们就这样一字一句地砸在他的耳边,砸的连带那颗在胸膛里安分跳动的心也悄悄颤了一下。

……是心动?

他看见那个忽然出现的、有如谪仙一般留着银白色碎发的男人,澄澈的眼瞳中正倒映着他胸前的百合。

原本抚在赵云脸上的手就这样顺着颈线抚到了他的胸前。

“这是什么?花吗?”

“——送我吧?”

赵云忙不迭地取了下来,简直显得有点儿慌乱和局促。

但他很快就摆正了心态,将那朵花递到了对方的手中,

“你是谁?北魏的人?”

他一边递一边试探性地问道。

“北魏?…我是武陵仙君,你没听说过吗?”

“在下不过途经此地,对此地民俗,并不大知。还请仙君指点担待一二,这是通向哪里?”

“无妨。这里?这里通向桃源,以前你们人类,不也曾来过这里?”仙君挥了挥手,自他面前挪开了,只是好奇的看着那株百合:“我本想他带我出去,可惜他迂腐,非要念叨什么我‘太上忘情’,不适合去尘间。等了多少年,总算等到了第二个活人。”

“只有来客才出得了这片桃源。你呢,你带不带我出去?其他事情,可以出去了再说。”

他连珠炮似的一口气说了完,根本没给赵云插嘴的余地。

“……好啊。”

沉默了好一会,赵云回答道。

虽然他明白这样轻率的应答很可能将他推入万劫不复的境地。

但那又如何?

情之所钟,正在吾辈。

如此而已。

评论

热度(10)